6/25/2008

姊妹花賣搞怪兔自創特殊圖案小物 月入52萬_from 蘋果日報

法語Foufou意指那些瘋瘋癲癲的人們,投身創意產業,除了跳脫常軌的想法,還要有爆肝執著的熱情,這不是瘋狂是什麼?

bn12_003.jpg
她倆頂著名校光環創業,歷經家庭革命、同儕輕貶,被視為瘋狂的創業行為,卻為兩人衝出一片天。
她們塑造角色人物傳達生活態度,獨特個性招攬粉絲,在理想之外兼顧麵包,開發實用T恤、3C包務實招客,於是邪惡的可愛、幽默的暴力,都能變成好產品,進軍百貨通路,創造月賣52萬元業績,在瘋癲之餘,創造驚人吸金力。
採訪╱郭美懿 攝影╱林鼎皓

古人說,人不癡狂枉少年,對我們來說則是:人不瘋癲枉青春。
在別人眼中,我擁有政大廣電系學歷,在大公司是個小主管,假如創業搞個科技公司,或許還OK,但和政大哲學系畢業的妹妹小猴一起做創意品牌,簡直浪費國家栽培。
因此2年前,當我們姊妹陸續投身自創品牌,我甚至辭掉電視台主管工作時,爸媽差點崩潰,同事指責:「你們這些搞創意市集的人,都是拒絕社會化的大孩子。」其實這亂七八糟的社會,哪裡值得我們社會化啊?
我們的品牌「Foufou」,在法文中意味著「瘋瘋癲癲的人們」,正是這樣的想法。我們用1隻瘋癲的兔子來傳達現實中有點殘酷、黑暗、狂熱與小邪惡的念頭,號召人們一起抵抗苦悶生活。


創意市集 闖出名聲
一切起源,始於小猴大四那年的創作夢,她想花半年時間拿文學獎,結果寫不出什麼鬼,反而拿起畫筆,創造出瘋狂邦妮、噴水蛇這些角色。

說來詭異,小猴從小到大不是繪畫奇葩,頭一次參加創意市集,純粹負責算錢。直到她將多餘的空白包包與T恤拿來塗鴉,個性鮮明的尖牙兔子「邦妮」跳出來,我以多年行銷經驗直覺有賣點。
最初小猴單身遊走創意市集與網拍,每月賺得2萬元生活費,期望在進入社會工作常規前,先好好玩個1年;然而客人反應熱烈,我們慢慢覺得這是件可以認真去做的事。
一開始,爸媽對此充滿無力感,爸爸省吃儉用投資10萬元,用意是「花光了就會回來找工作吧?!」結果我倆勇往直前,小小闖出知名度後,被無意間看到電視報導的姑姑找到,再加碼30萬元。
設計、製造全屬大外行,我們老在衝動下跳入一個又一個火坑。
我以上班族經驗推出便條紙,認定此物絕對暢銷,誰知用上等好紙、開刀模製作,光成本35元,若加寄賣抽成,定價至少100元,誰會花這麼多錢買1本寫寫就丟的便條紙?最後只好定價55元廉售。
手繪帆布包市集反應熱烈,但改為印刷就滯銷,後來才知人們掏錢就為手繪珍貴,印製品少了手創感,高中女生嫌貴,25歲以上輕熟女嫌圖案太可愛,兩邊市場都吃不到,成為慘賠10多萬元的「挫組」。




迎合市場 百貨設櫃
諸如此類的天兵產品不勝枚舉,但也意外試出生路。
當初拿潛水衣材質作3C相機包,擺出來震驚市集,孰料反應好,成為T恤外另一個生財要角。《蘋果日報》也是貴人,副刊拿我們商品去介紹,小小一角竟吸引新光三越邀設臨時櫃,在市集、網路、創意寄賣點外另拓主流通路。
我們學會在理想與麵包中尋求妥協:在一系列憤世嫉俗角色中,再丟出溫暖可愛的「兔寶」,吸引不同客群。捨棄原本一心想要卻貴得要命的設計感吊牌,改為省錢的基本樣式,以免額外成本侵蝕利潤。
很多人以為我們天天在玩,事實上我們還是每天要跟百貨公司、廠商周旋,社會現實面依舊存在,不是因為創意產業,這些事情就比較美好。不同的是,我們用這種方式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,儘管經常熬夜爆肝、狂飆幹譙,但我們至少工作得甘願,而非充滿委屈和妥協。
我們有個經典圖案「傑森邦妮」,邦妮戴上面具化身殺人魔,意味再可愛的小動物都會有想殺人的衝動。客人聽到總會大喊:「這就是我啊!」每個人心中不都有一點小奸小惡、小癲狂?只要人們因此會心一笑,趕走煩憂,那就是我們瘋癲下去的理由。

from:

http://1-apple.com.tw/index.cfm?Fuseaction=Article&art_id=30683531&issueid=20080624